新闻

“万链大战”后的新公链时代:剖析生存之道,详解未来之路

   

2019-10-09

公链通常被认为是“去中心化”的完美工具,具备中心化或准中心化所难以具备的优点:完全对外开放,不设任何权限,没有身份验证,数据公开透明。


2018年底,天德科技等数家区块链知名企业和国家机构携手推出了《全球公链项目技术评估与分析蓝皮书》(以下简称《蓝皮书》)。根据《蓝皮书》的统计,截止至2018年底,在区块链领域至少出现了两万条公链,2018年也被称为“公链元年”。


在经历了2018年的“万链大战”之后,不少公链已经黯然离场。当我们在打扫战场的时候,看到那些幸存下来的公链,不禁要问一个问题:能在未来获得成功的公链,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个问题没人能给出准确答案,那我们不妨分析一下幸存下来的公链,看看他们有什么特殊的闪光点。



ETH(以太坊)

ETH由天才少年Vitalik Buterin(V神)于14年主导创立,经历“万链大战”之后,ETH的市值仅次于BTC,依然是公链领域的NO.1。


作为公链领域的代表以及区块链2.0的象征,ETH依然是目前使用最为广泛的区块链应用平台,最大亮点就是智能合约。


以太坊在Github上的主页为https://github.com/ethereum,最活跃的两个代码库分别为“go-ethereum”和“solidity”,前者为主链库,后者为智能合约平台。


以太坊目前仍然使用工作量证明机制(PoW),后期会切换到权益证明机制(PoS),以太区块网络目前的平均交易确认速度是15秒至十几分钟。当今以太坊主要面临的问题仍然是扩展性和效率不足的问题,目前正在通过分片技术来解决TPS不足造成的区块拥堵问题。


ETH主网稳定运行,多种钱包及区块链浏览器均可正常使用,区块拥堵情况有所缓解。网络日均交易量稳定在50余万次,网络上的Token多达13万余个,DAPP数量也稳居各公链第一名。


ETH流通市值(¥):126,304,419,695
ETH流通量:107,100,935
ETH历史最高(¥):10208.98
ETH历史最低(¥):2.9981
(数据来源于非小号)




NEO(小蚁)
NEO于2014年正式创立,2015年6月于github实时开源。
NEO的共识机制是DBFT,它能对提供节点的容错能力,同时包含安全性和可用性且适用于任何网络环境。在NEO的DBFT共识机制下,每20秒左右生成一个区块,交易TPS理论上可以达到约1000tps。


NEO在17年内的价格表现,足以作为教科书典范记录于区块链行业中。从17年初的不足一元,一路飙涨到年底的突破1000元,最高数千倍的回报给其奠定了国内头号公链的头衔。


NEO在国内外开发者社区十分火热,生态中已有众多dAPP开始活跃开发,其官网显示的相对知名的应用数达到数十个,而且从开发进度上看也相对迅速,活跃的国外开发者社区也赢得了大量好评。


目前NEO主网稳定运行,钱包及区块链浏览器均可正常使用,网络日均交易量稳定在2.5万余次呈中等较好水平,网络上发行的Token数为83个,属于公链中活力较好的。


但进入18年后形式有了变化,NEO的母公司Onchain高调推出Ontology,使得长期因节点网络高度中心化和开发滞后而饱受争议的NEO开始走下坡路,外界逐渐将对NEO的注意力转移至ONT本体。


NEO流通市值(¥):3,576,076,262
NEO流通量:70,538,831
NEO历史最高(¥):1402.39
NEO历史最低(¥):0.5149
(数据来源于非小号)




TRON(波场)

2017年8月,孙宇晨正式推出TRON,称其为“基于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全球范围内的自由内容娱乐体系。


TRON在设计之初将共识进行了模块化实现,即可在不同业务形态中,链组成形式中,选择最合适的共识算法:波场自己已实现kafka、Raft、改良的DPoS,而在公链中选用的是“DPoS改良版”的共识机制,后续就是用DPoS来进行对比。


目前,波场TRON推出的侧链计划SUN Network 1.0版本( DAppChain)主网已经正式上线。SUN Network 计划是波场主网的扩容计划,包含智能合约应用侧链(DAppChain)和跨链通讯等一系列扩容项目。


此次波场基金会同步发布了一条 DAppChain 示范链, 鼓励社区积极参与DAppChain 的建设, 包括参与示范链的治理以及后续社区搭建更多的认证链等等,共同构建TRON 主网的侧链,从而实现扩容、降费的繁荣生态。


TRON允许第三方开发自己的平台,并接入TRON网络。利用TRON的数字资产模块进行,第三方平台的用户也可以自行定义自己的数字资产。截止至发文日期,TRON的DAPP数量已达588个。


TRX流通市值(¥):3,576,076,262
TRX流通量:70,538,831
TRX历史最高(¥):1402.39
TRX历史最低(¥):0.5149
(数据来源于非小号)




EOS(柚子)

EOS可以理解为Enterprise Operation System,即为商用分布式应用设计的一款区块链操作系统。EOS是引入的一种新的区块链架构,旨在实现分布式应用的性能扩展。


EOS是由Daniel Larimer(网名Bytemaster)开发的,BM的主要成是连续开发了三个区块链平台项目:Bitshares(比特股),Steem和EOS(柚子)。


三个项目在圈内都非常出名,市值排在前50名,特别是近期EOS十分热门,也正因为如此BM被称为大神,甚至是可以与V神相提并论的人物,曾直接与V神,甚至是中本聪在网上争论。


EOS通过并行链和DPOS的方式解决了延迟和数据吞吐量的难题,EOS是每秒可以上千级别的处理量,而比特币每秒7笔左右,以太坊是每秒30-40笔。


EOS没有手续费,普通受众群体更广泛。EOS上开发DAPP,需要用到的网络和计算资源需要按照开发者所拥有的EOS比例来分配。


EOS流通市值(¥):3,576,076,262
EOS流通量:70,538,831
EOS历史最高(¥):1402.39
EOS历史最低(¥):0.5149
(数据来源于非小号)




Cardano(艾达)

与其他公链不同,Cardano(ADA)是一个充满学术气息的公链项目,拥有ETH前核心成员Charles的ADA,因坚持严格的同行评审、先进的技术理念以及其向各项目广泛借鉴优点等特点而获得较多好评。


但由于其开发社区和运营团队本身的不和谐,ADA的进展一直相对缓慢,主网功能较弱,仅能支持ADA原生Coin的流转、出块且交易数量十分稀少,同时其APP端钱包仍未开发完成,考虑到其同类型项目EOS更加迅捷的开发速度和更加庞大的社区规模,其实际进展会显得偏弱。


ADA的开发人数较多且其代码提交数量比较靠前,长期位于代码质量榜单前10。Cardano在Github上的主页为https://github.com/input-output-hk,最活跃的两个代码库分别为“cardano-sl”和“daedalus”,前者为衔尾蛇PoS算法协议,后者为钱包。


目前ADA主网及区块链浏览器虽然稳定运行但功能较弱,无法查询其链上Token资产以及DAPP信息,网络日均交易量萎靡仅为300左右,基本均为团队测试网络性能产生。


在钱包方面,桌面版可正常使用但尚未开发移动端钱包,整体来看进度相较于EOS等其他竞争者慢了许多,这或许从侧面解释了其从原先的市值第三掉落至第九的原因。


ADA流通市值(¥):7,037,483,247
ADA流通量:25,927,070,538
ADA历史最高(¥):9.4552
ADA历史最低(¥):0.1236
(数据来源于非小号)




ONT(本体)

ONT自2016年11月份就已进行开发,但直到17年底才开始进入大众视野。


从一开始本体就因为其和NEO的紧密关系而被重点关注,各类迹象也显示了本体似乎的确是为取代NEO而生,这也极大地增加了投资者对ONT的期待。


本体网络是全球首个提出分布式链网体系的基础性平台,它的设计和NEO有点类似,ONT的持有者可以获得ONG(ontology Gas)作为奖励,而ONG将成为ONT网络的基础消耗。ONT作为主链链上业务的价值工具和权益抵押量化指标,而ONG作为主链网络运营的价值工具。


ONT信任网络将架构一个分布式融合的信任体系,主打数字身份和资产上链的ONT,其战略定位和2.0时代的各公链颇为接近,同时其开发人数、开发进度以及技术社区的活跃度一直保持领先。本体Ontology在Github上的主页为https://github.com/ontio,最活跃的两个代码库分别为“ontology”和“ontology-python-sdk”,前者为主链库,后者为Python语言SDK库。


目前ONT主网稳定运行,钱包及区块链浏览器均可正常使用,网络日均交易量稳定在1400余次呈中等水平,网络上目前仅有ONT以及ONG,同时有大约20个DAPP正在积极开发中,属于活力较好的公链。此外ONT基金会一直以ONT Token的形式对技术生态进行持续补贴,从而赢得了大量技术极客参与其中,如果以ONT推出的时间长度来衡量,Ontology当前的dAPP数量和质量可谓可圈可点。


ONT流通市值(¥):2,743,905,613
ONT流通量:655,000,000
ONT历史最高(¥):79.6310
ONT历史最低(¥):3.1206
(数据来源于非小号)



了解上述五条公链的详情之后,我们基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技术和社群才是他们能够幸存的根本原因,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仅靠这两点已经无法保证公链的生存了。


现代密码学之父,2015年图灵奖获得者Whitfield·Diffie教授认为,除了拥有超强的技术和足够的信仰(社群),公链还必须找到新的出路,这个出路就是生态建设。


对此,Diffie教授推荐了一款毫不显山露水的公链——Bitconch(贝克链)。



Bitconch(贝克链)
笔者初次接触Bitconch的时候,总体感觉它很像早期的ETH,工作氛围又与Cardano极其相似。工作室内没有口若悬河的演说家,只有一帮埋头苦干的技术员。

在“万链大战”持续期间,Bitconch并未加入战斗,而是把门一关,安安心心地搞科研。与此同时,Bitconch还成立了中国区,等大战尘埃落定之后,Bitconch也出关了。


Bitconch的出关第一仗打得非常漂亮:2018年10月,Bitconch向全球发布 MVP 测试结果,在五个不同国家的分布式节点公网环境下,峰值速度达到120,000TPS。


这一测试结果经中国公安部测试中心验证,也获得了Diffie教授的认可,测试网络也已上线,是目前全球最快的基础公链。


在实现技术领先之后,Bitconch在上海杨浦区区块链大厦和深圳南山区比克大厦成立了两个孵化中心,办公面积分别为2000平和800平,专注于生态孵化。截止至2019年9月,贝克孵化器已经孵化了61个落地应用,其中42个实体商业项目。


孵化中心的存在,使得Bitconch拥有批量产出落地应用的能力。他们成立了商务部和市场部,把目光对准那些在传统商业中本就非常优秀的项目,从衣食住行到吃喝玩乐,从新零售到供应链金融,试图帮助企业利用互联网+区块链+AI人工智能,进行产业升级和节能增效,从而实现弯道超车或换道超车。


在与Bitconch的CEO——Joseph·Sadove的交谈中,他详细为我们描绘了Bitconch未来的宏伟蓝图:找到商业场景中的弱价值,通过精准激励来实现降低获客成本、增加用户粘性的CRM目标。与此同时,还要进行供应链上下游的整合提效,以及同行平台间的整合和信息分布式上链,并基于非对称加密各自用户信息保密,不同公司同行间公平合作。


这次交流并不顺利,Sadove先生不会说中文,他的话语中专业术语又太多,我们的翻译应付起来非常吃力。

交流结束后,翻译对笔者吐槽:“这个老外根本不像圈内人,倒像是个老学究。”言者无意听者有心,这大概就是Bitconch的气质:只懂专心搞研究,不知如何吸引受众。或许,这也是Bitconch最能吸引Diffie教授的地方吧?


依笔者看来,单凭Bitconch的技术和生态规模,一条优秀的公链已经基本成型。至于信仰问题则完全不需要担心,这圈子里最不缺乏嗅觉灵敏者,Bitconch离火爆,大概只有一步之遥了。


这一步何时迈出?笔者不得而知。希望下次采访的时候,Sadove先生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答案。


原文转自金色财经





訂閱我們

关注  微信公众号获取最新贝克链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