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nch

The world's only high-performance blockchain up to 120,000 TPS

Contact Us

灭绝师太伦萨访谈:贝克链——致力于分布式商业应用的高速公链

灭绝师太应邀演讲,深度剖析贝克链特征,实例举证应用落地,探讨分布式商业应用的未来影响力。



数字货币已经逐渐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投资话题,作为数字货币的技术支持,区块链也获得众

多投资者的关注。在这个逐渐成型的红海市场中,并不缺乏优秀的后来者。


他们拥有广阔的视野和敏锐的认知,在洞悉行业痛点的同时,又有着改变行业的超凡实力。他们自出生伊始便备受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扣人心弦。


近日,专注于教育并提出“数字财商”概念的伦萨学院,邀请贝克链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创始合伙人兼COO——Lily Mu(灭绝师太)发表线上演讲,就贝克链的特征和应用落地展开深层次剖析。

大家好,感谢古院长、王院长以及各位业内大咖的邀请,非常高兴今天能做客伦萨学院,跟大家分享贝克链的相关内容。我是lilly Mu,中文名字叫牟晓玲,在业界大家叫我灭绝师太。因为很多人开玩笑说这个世界上有四类人,男人,女人,女博士和灭绝师太,我独占其中三类。


贝克链,是一个专注于做分布式商业落地应用的底层高速公链,我们的研发团队主要来自谷歌和IBM,是一支做分布式账本的专业团队。


我刚从美国回来,从2017年开始,就一直深耕于区块链底层公链的研发以及的分布式落地应用。主要是衣食住行、泛娱乐以及区块链金融等。


我是生物化学博士,并非区块链科班出身,看不懂代码。很多人问我,为什么要进入这个行业。在我看来,如果连我这种与区块链不相关的人士都进入了这个行业,就说明区块链已经拥有了改变世界的机会。


一路走来,我是这样看待区块链这样的:在第一个产业轮回里,以比特币和以太坊等一系列公链或者是数字加密数字货币为主的项目风靡全球,但大家是先有共识,再有共用。在第二个产业轮回里,我认为应该是先有共用,再有共识。换言之,要让普罗大众“无感”地使用区块链


区块链行业正在呼唤杀手级应用的落地,如果有哪个衣食住行或泛娱乐的商业应用能通过区块链落地,那它将在未来的二三十年引领行业前行。


贝克链有两个关键词:高速和生态。所谓高速,是说在目前已知的上线公链或测试网络公链中,贝克链的速度是最快的:在亚太区节点,TPS大概为10万到13万;在北美区节点,TPS大概为8万到9万;在欧洲区节点,由于受到光缆和网络带宽的限制,TPS大概为4万到6万。


感兴趣的小伙伴也可以登录我们的测试地址,在getup下载测试包,自己进行测试。在此我要特别感谢伦萨学院的古院长,上述TPS测试数值的收集,几乎都在古院长的帮助下完成。


对于资深的密码极客而言,可以去下载测试包来测试贝克链速度,但更多人应该都和我一样,并非IT专业出身,无法看到贝克链上的几百万行代码,甚至无法弄清楚测试步骤。为此,贝克链邀请公安部检测中心进行速度测试,在随后出具的测试报告中,贝克链TPS峰值可达119058TPS。


很多人问我:贝克链是如何实现10万级TPS的?


贝克链之所以能成为峰值达十万级TPS的全球最快公链,主要是因为贝克链独创了POR信誉共识算法


所谓的POR信誉共识算法主要包括三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是PBFT实用拜占庭容错,它是一个类似于联盟链的架构,他或许可以保证万级TPS的速度,却无法保证十万级TPS的速度。在此基础上,我们增加了BLAZE并行处理架构,实现零延迟交易访问和交易验证。


如图所示:把一笔交易进行多段切割,通过流水线作业来分解交易验证。将耗费时间的哈希算法拽到GPU,切割之后转到多核进行同步验证。这样一来,贝克链就可以在万级架构基础上再增一个数量级,实现数万级乃至十万级TPS。


了解区块链算法技术的极客小伙伴们一定会问:这种PBFT的架构非常可能会受到中心化的诟病,贝克链打算如何解决中心化问题和抗联合作恶呢?


这就是第二部分,贝克链的建立了biT-R信誉量化。这个评分很像在现实商业生活中的芝麻信用和美国的credit system。就是所谓的信誉分数,用算力贡献(POW)、权益证明(POS)和社交活跃(POA)等三个维度,对用户进行评分。


第一个维度是算力贡献(POW),与机器性能、固盘硬盘、网络带宽等各项硬性指标紧密相关。


第二个维度是权益证明(POS),当你被选为节点时,需要有一定的deposit抵扣押金,但我们采用对数函数来抵御马太效应。如图所示,无论资金多少,都有可能在这个维度上达到最高分数。


第三个维度是社交活跃(POA),每个应用都有它自己的token:或是代币,或是积分。每一个token都有交易历史记录,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不同的token交易历史记录,构建他自己的社交图谱。

如图所示,对Tom和Jack进行对比:Tom有三个僵尸粉好友,可能只用了一至两个DAPP;Jack有很多好友,他的好友具备很高的信誉分数。两相对比,Jack的信誉分数将远远高于Tom,Jack所获得的系统算力奖励和挖到的Bus token奖励也将远远高于Tom。


只要仔细分析就会发现,biT-R信誉量化可以非常有效地解决选节点的公平性和节点之间的联合作恶。POW算力可以合并,POS通证可以拆借,但Bit-R信誉分数基于用户使用各种DAPP的历史记录构成,无法拆借转移。


贝克链建立了一个可以有效评价每一位用户对区块链世界的算力贡献程度和活跃贡献程度,这个分数基于非对称加密用户隐私保护,用以构建和描绘用户的行为画像。这个行为画像会通过用户的历史交易记录,为用户带来巨大的财富。我们不是别人的大数据,我们的数据我们自己做主,我们的数据我们自己计算回报。


贝克链所理解的公链,就是节点开放。只要符合一定条件的用户都应该有机会成为节点,并获得系统的奖励。


贝克链将每季度Bit-R信誉分数前5%的节点选入候选池,每两小时从中抽选31个节点轮流记账。既兼顾节点的开放性,又兼顾节点的安全性和可信性,还能满足快速的高频交易。


我们为POR信誉共识算法申请了九项专利,现在已有三项审批成功。除了国内之外,我们同时也在同步申请美国、欧盟和新加坡的专利。尽管在区块链公链的开源世界里,专利可能无法完全保护技术的创新,但这是贝克链研发团队超强技术和原创精神的最好证明。


贝克链在技术方面的创新,获得了图灵奖得主Whitfield Diffie教授的高度认可。


Whitfield Diffie教授在1975年发表了Diffie赫尔曼算法的论文,被称为“密码学的新方向”,开启了互联网从军用到民用的新篇章。如果说万维网的创始人是互联网之父,那么Whitfield Diffie教授就是互联网之爷。如果没有加密学,没有时间戳,就没有后来的互联网。

Whitfield Diffie教授的实验室还有另外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Eric Maskin教授和Christopher A. Pissarides教授。


去年八月份,我们在斯坦福大学进行学术交流活动,Whitfield Diffie教授的实验室就是从那时起开始关注贝克链。经过为期三个月的代码审计和技术研讨,我们在去年的双11达成了高度战略合作协议,Whitfield Diffie教授将贝克链列为实验室的全球加速项目,我们双方共同进行贝克链的研发工作。


贝克链的优势在于高速,原创一种算法,使得我们的目标不仅停留在论文和白皮书上,而是真正落地实现。


但对于一条公链而言,成功取决于多种因素。除了速度和性能之外,还要对开发者友好,能够通过一种相对平滑的学习曲线,让开发者在链上进行开发;除此之外,落地杀手级应用,形成流量交互也是重中之重。


第三部分就是我们所说的生态,生态建设对于公链而言非常重要。当年智能手机到来的时候有黑莓系统、塞班系统、和安卓系统等,经过一系列角逐之后只剩下安卓系统,外加非常封闭的IOS系统。


对于区块链行业而言,什么样的系统才是好系统呢?就是我们刚才所说三点:性能强而稳定、便于开发、生态丰富


我们最初对标的全球头部公链,主要来自于硅谷的高性能算法公链。这些公链或许更加专注于技术层面,但在落地应用方面,我们贝克链更有优势。而与国内公链相比,我们在底层技术上拥有极大优势。


说起贝克链的应用孵化,本来应该由我们贝克链生态孵化器总裁刘永先生来分享,在这里我简单说一下。


贝克链洽谈合作了28个应用,目前已有14个应用上线。贝克链就是找出传统互联网痛点,运用区块链技术对传统互联网进行赋能。


我们在选项目的时候,会选那些已经在传统互联网具有成功经验和丰富流量的项目,如果一个项目具备资金流、人流和信息流,赋能过程则相对容易。如果只是单纯为区块链量身订做项目,其实是比较困难的。


那这种项目是比较容易能够成功的,只是为了区块链,而区块链的项目几乎都不会活下来,只是为了发token融资的项目更是不会活下来,那我觉得第一个例子叫


有一个项目叫笔加索,由华夏收藏网创始人夏正平先生运营。这是一个华夏收藏网的衍生项目,具备资金流、人流和信息流,是一个非常成熟的项目。


这个项目的Slogan叫“记录美好,传递价值”。比如一个五岁的孩子,每个星期都会去画室学画。从商业角度来看这个孩子的画,几乎是毫无价值的。但对于这个孩子的家庭而言,这个孩子的画则至少具备纪念意义,这种价值我称之为“弱价值”。


对于孩子的画,父母或许会拍照发个朋友圈,之后可能很久都不会再次翻看。但笔加索可以将这幅画作上传至云存储系统,通过AI对画作进行评分和评级,并给出相应的Token奖励。


通过Token奖励,这幅作品就会得到一个确权价格,随后会将这幅作品放到公益网站进行拍卖,拍卖链接可能由孩子的父母或者是其他亲朋好友拍下,并以这个孩子的名义,将这笔钱捐赠到少年儿童基金会。这种弱价值的精准确权和价值传输,就是区块链的独到应用。


笔加索可以陪伴热爱绘画的孩子一路成长,并帮助他们记录美好。Token会很好地激励孩子,不断磨砺自己的画技,获得更高的评分和评级。如果这个孩子最终成为了优秀的画家,他的早期作品必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商业价值也会进一步放大。


通过我们分析判定:笔加索可以在未来一年内为贝克链带来超过200万的新增用户。通过一段时间的积累和沉淀,这些用户会逐渐建立起区块链思维,并转变为潜在的区块链爱好者和信仰者,为行业带来更多的新鲜血液。


这个项目已经上线,APP正在研发过程中,在贝克链的第二版生态钱包中就会出现这个应用。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尝试和体验这个应用,这是贝克链孵化应用的典型代表。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能把贝克链上的应用一一展开,只是用笔加索来展现贝克链的特点:我们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帮助项目方发行Token,为了真正运用区块链底层技术,为传统互联网行业解决痛点。我们建立这样一个平台,就是希望大家能够更好地合作,更好地汇集流量,在传统IPO市场上,更好地实现利益最大化。


我简单介绍一下贝克链的团队,贝克链的创始合伙人,也是我们的CEO,Joseph Sadove,他是德裔美国人,之前在韩国和美国的一系列活动也是由他做技术演讲。由于他不会说中文,所以中国的活动通常由我们亚太区运营中心来负责,北美等地的活动由Joseph Sadove带领团队负责。Joseph Sadove曾服务于高盛、瑞士银行、IBM和Oracle,现在高盛用的系统就是由他带队完成的。


我们的首席科学家叫Bob,他做了28年的英特尔首席战略官,2G网络标准就是由他制订的。


我以前在纽交所上市公司NBTY和ISA公司做市场部高管,我们的CTO是前唯品会技术总监。Caeser是IBM分布式账本最早期的参与者,2000年初的时候,IBM全球几个大洲的分布式算力他都曾参与研发。大家还用他们的分布式账本技术做了人类基因组的测序,这也是后来超级账本的技术的雏形。


刘永总是贝克孵化器总裁,他是澳门大学等多个高校的创业导师,他在传统互联网和生态孵化方面的经验丰富。


我们有DLT产业基金,如果项目被我们鉴定为:具有潜力的准杀手级应用及以上,那么DLT产业基金就会对这个项目进行投资和深度孵化,DLT产业基金的总裁是李兵,他毕业于清华大学,曾任火币集团的高管,在传统投行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贝克链的高管团队在公链自主研发、生态孵化和基金赋能方面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打法。贝克链很有机会,在这一轮的公链和落地应用生态孵化中成为头部公链。我们的团队具有这样的信仰和能力,把这个项目坚定不移地做下去。


对于我们贝克链的高管团队而言,只要你是在传统互联网,无论你拥有什么人脉资源或行业资源,我们都可以经过一个非常简单的思维导图进行诊断,然后整理出两到三个token模型,总有一个适合你。经过双方的简单研讨,还可以用区块链帮助你解决行业痛点。


贝克链被福布斯评为2019年值得关注的区块链项目之一,是一家准独角兽企业,现已入驻湾谷区块链大厦,我们在湾谷科技园的C7栋拥有2000平米办公场地。

获得这样的荣誉,是大众对我们的肯定和鞭策,我们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视,更要快马加鞭地努力奋进。


贝克链对标Eos和波场。Eos全球市值排名第五,现有六七十亿美金市值、78万注册地址和427个应用,TPS约为3900。波场全球市值排名第十,现有二十多亿美金市值、207万注册地址和243个应用,TPS约为748。


如何能被称为头部?对于传统金融而言,应该看业绩、看赛道、看市场占有率、看业绩增长以及重大利好等。对于公链而言,应该看技术基本面、生态基本面和用户基本面


技术是客观存在的,无论你是否喜欢、是否认同,只要愿意测试,它就会客观体现。


目前我们有28个应用,计划到2020年,我们能够有200个应用。我们会通过DLT基金投资孵化,以及举办开发者大赛等方式来加速这一过程。量不在多而在精,我们希望能够孵化出至少五个准杀手及应用,除了刚才提到的笔加索项目之外,我们也联系到了很多传统互联网的著名项目。因为一些原因,我暂时不能公开他们的名字,但在不久的将来,这些消息都会被陆续放出。


用户应该包括两个部分,圈内存量用户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则需要头部公链来解决增量。只要贝克链拥有越来越多的准杀手级应用,增量用户问题就能轻易得到解决。


2017年,贝克链在美国成立了研发中心,定位于研究分布式商业应用。到2018年七月,我们的公链技术白皮书正式发布,提出了创新的POR共识算法和blaze并行处理架构。


2019年五月,我们的测试网络正式上线,实践了我们在白皮书中所承诺和期望达到的目标,我们即将在2019年的第三季度登录头部交易所,并在第四个季度实现主网上线。


2020年,我们有一个非常坚定的目标,那就是贝克链的生态建设能够初步展现。在这条生态链上,我们希望能够拥有200个DAPP应用,其中有五到十个准杀手级应用,用户达到2000万。


区块链经过了比特币1.0和以太坊2.0时代,在未来的3.0时代,就看谁能成为一个DAPP底层操作系统,谁能真正把技术打磨好,并孵化出杀手级应用,打破消费者的感知阈值。


随着资本的发酵和监管的逐渐明晰,我们认为这轮风口已是呼之欲出。贝克链生于冬天,最擅长脚踏实地做实事。


我们感谢像Facebook这样的巨头,Libra的出现,使得旧世界的精英开始关注区块链,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等区块链的人员构成变得更加多元化之后,这个行业才能真正拥有未来。


在新一轮牛市呼之欲出之前,我们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也有足够的信心,能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做好社群建设和登陆交易所等重要里程。我们希望能有一个更好表现,来回馈所有支持、关注贝克链的小伙伴们。


今天,我的分享就到这里,谢谢大家!